蛇为了尊重兔的自由,定了一条法律,亲自跑去向兔颁布说:“听着,今后我如果不先敲门得到你的允许,就径自冲进你的住宅的话,你有权向我控告!”

  蛇这样做是确实很有诚意的。蛇所担心的却是兔的态度。蛇觉得,一向以来兔的法律观念很薄弱,而兔一时怕也改正不过来对蛇不信任的心理。蛇就决定先去试一试。蛇故意不先敲门,疾捷冲了进去,咬死了一个小兔,然后跑了出来,坐在兔屋门外等兔来控告。很久很久,总是不见兔出来控告,蛇的愤怒就一刻大似一刻,重新跑进兔屋,捕住兔子,发着雷霆说:

“你怎的不守法?”
“叫我对谁守法和守怎样的法,先生?”
“你敢不来控告?”
“刚才做强盗的是您,现在做法官的也是您,那么,先生,又叫我捉哪一个强盗向哪一个法官去控告?”
“嘶嘶嘶!”蛇再也抑制不住肝火,就一口吃了兔。

  蛇吃了兔以后,还向公众宣布说:“我这回杀兔,和以往不同,是有法有据,而且已经完成了从逮捕到审讯的全部法律手续了。”(《杂文选刊》2003年第6期)